欢迎来到天下3礼包专题网站
快捷键 Ctrl+D 收藏网站

天下3故事大荒奇案之出轨的丈夫—鬼门关(下)

发布时间:2017-09-16  作者:www.wynpc.com
一、
 
真不是我漫天要价,要是我的推断没错,崔夫人的丈夫可不是什么外面有人了,是被女鬼迷惑了,所以准确的说,是外面有鬼了。
 
捉奸和捉鬼能是一个价么!
 
不过话说,此时我也有点头疼,我那个便宜师傅给我留的书里头有不少都是跟鬼有关,可是我都没怎么研究过。而且这些事儿我不敢跟崔夫人说,把这漂亮的夫人吓坏了可不好了,我找谁要钱去?
 
“崔夫人。咱们晚上吃点什么?”我摸着肚子问道。
 
头疼归头疼,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肚子。
 
崔夫人有些羞赧:“宁女侠,不好意思。家里很久都不做饭了,我出去买些吃食回来吧。今天是乞巧节,很热闹的,要不要一起?”
 
“不了不了。”我摆了摆手,“崔夫人,你家里的东西我都可以动吧?”
 
“宁女侠请便。”崔夫人说罢便开门出去了。
 
土豪的心可真大,这是首富的家,虽然看着有点寒酸,但是就这么出去了?我要是摸点什么金银细软偷摸跑了,估计也不会被发现吧?呸呸,我是宁女侠,可不是什么鸡鸣狗盗之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还是认真查事情吧。
 
第一个问题很快就出现了。
 
崔夫人说,她丈夫半夜偷偷出门的时候她是被反锁在家中的。然而事实上,他们家的门很奇怪。
 
一般的门都是门外是锁,门内是门栓,外出可以锁门,在家也可以关门。可是崔家的门用的是一把特别的门锁。这门锁我在一本书上见过,匆匆看过一眼,那锁叫什么记不清了,只记得这种锁一把锁两个锁眼,可以从内开也可以从外开。
 
那么,崔夫人是什么被反锁在家里的?难道她没有钥匙?不对啊,刚才还是她开的门呢!
 
正想着呢,崔夫人开门了。
 
不出所料,这门确实是用的是两生同心锁。咦,我怎么又记起来这锁的名字了?我这记性没谁了。
 
“宁女侠。”崔夫人看我在门口发呆有些讶异,“怎么站在门口?”
 
崔夫人拿着东西进门了。
 
“看到有卖包子的给宁女侠买了几个,我们这儿的包子铺远近闻名的。李记的猪肘,肥而不腻,小时候我很爱吃。还有烧鹅,宁女侠你尝尝。”
 
感情崔夫人把我当吃货了。
 
“崔夫人不吃点么?”
 
“不了。”崔夫人笑道,“我不饿,你吃吧。”
 
“也成,对了崔夫人家里有酒么?”
 
崔夫人笑着站起来去给我拿酒:“有的,我丈夫平时也会小酌几杯。”
 
二、
 
这酒不对劲。
 
我喝过的酒也算不少了,还没入口就就发现不对劲了。酒是好酒,可是这酒里加了料。这料说毒也不算毒,就是一些江湖异士养阴魂用的。
 
趁着崔夫人没注意我赶紧把酒倒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看来这崔员外问题很严重啊,说明这女鬼道行可不浅。
 
吃饱喝足,睡觉。
 
什么?为什么不趁热打铁去捉鬼?就我这个水平,三更半夜捉鬼?我宁女侠自问还没有那个本事,我师父还差不多。
 
第二日,天一亮崔夫人便起床开始收拾,我也睡不成懒觉。
 
我这个人最喜欢睡到自然醒了,不过既然醒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继续找找线索吧。
 
不是说人家大户人家都是几进几出的大院子么?不是说到处是金银财宝老古董么?不是说佣人丫鬟成群成堆么?
 
怎么会是这样的?就一间破屋子,除了那个锁奇怪点没什么比我那间屋子好多少,屋子翻了个也没翻出来多少宝贝来,更别提什么佣人丫鬟了。确定崔夫人家是望川镇首富么?望川镇得多穷啊。,看着也不像啊。不过话说回来崔夫人的佣金给的真是敞亮。
 
“崔夫人。”我招呼崔夫人道,“这个箱子您能打开么?”
 
“宁女侠,这就是我夫君装字画的箱子,里面有他外面养的妖精的画像。可是我没有钥匙。”
 
“崔夫人你没有见过那画像?”
 
“没有。”
 
“没有见过怎么知道是外面女人的画像?”
 
“我见我夫君拿出来看过,我远远的看到一眼。画上是个女人,样子没看清。”
 
“那行,没钥匙我可就自己动手了。”
 
溜门撬锁我宁女侠也有所涉猎。不对不对,应该是说,查案时有时候必须要涉猎广泛。师傅的书里有一本就是讲锁的,就是两生同心锁那本,当然也讲了锁的原理,锁的机栝也有所介绍。
 
“借你步摇用用。”
 
这箱子也邪门,明明听到咔嚓一声,锁应该是开了,怎么这个破箱子就是打不开。
 
“这箱子是这么开的么?”我求助般的看着崔夫人。
 
换来的是崔夫人一脸茫然的摇着头。
 
这里面肯定不对劲,保不齐真是女鬼的画像!可是我能怎么办?很明显箱子另有机关可我怎么也瞧不出来,书到用时方恨少,学艺不精啊。先放着吧,想想别的折。
 
这屋子我打一进门一直都觉得怪,可是说不上哪里,从屋外走了一圈我可算是知道了。
 
“这不就是个困阵嘛。”正值正午我摸着下巴看出点门道来。
 
困阵顾名思义,就是为了困住人施展的阵法,对人没什么伤害,就是限制人的行动。而现在这个困阵稍微有一点改动,是一个可开可关的活阵,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崔夫人夜里为什么出不去门,平时却没什么影响。
 
会阵法,还会改阵法。
 
遇到高手了。
 
屋里屋外转了个溜够,除了困阵和那个打不开的箱子也没什么特别不对劲的地方。
 
镇子上转转看看有什么线索吧。
 
这一转悠就是就是八日,什么线索都没有。望川镇太平的很,没有什么闹鬼的传言,一点线索都没有,愁啊。不过李记的熟食确实不错,除了猪肘,拿凉拌猪头肉下酒也很不错。
 
崔夫人家的老宅确实很大,大到我现在转的有点迷路了。心里想着猪头肉我都饿了,想着赶紧回崔夫人新家吃午饭,可是半天没转悠到门口,难道这是迷阵?
 
阵法万变不离其宗,破解之法最简单粗暴的便是跳出阵法,一切问题迎刃而解,这是师傅教我的。于是我爬上一颗腰粗的老树细细看这宅子,去他妈的迷阵,分明是我走错门了一直兜圈子。
 
脑子里忽然有一个想法,不行赶紧回崔家。
 
阵法。没错是阵法。一路回家我一路琢磨刚才的灵光一闪。
 
困阵是困着阵内的人不能走出来,施阵之人既然能改动困阵为活阵那么也可以改困阵为反困阵,让外面的人进不去,崔家箱子附近是一个反向的小型困阵。
 
果然,箱子搬离位置之后很轻松就打开了。
 
箱子里的确全是一些字画书籍,其中有一副皮质的画,吓得我惊出一身冷汗。
 
三、
 
“你是何人?为何出现在我家!”门口站着一个文弱如书生的男人,一脸惊慌的看着拿着画卷的我。
 
“夫君。”崔夫人说道,“这是我的密友,宁远心。从中原来看我的。”
 
“夫人从没提起过。”崔员外说着,便似很随意的从我手中拿走画卷装回箱子里,然后费劲的把箱子推回原来的位置。
 
“宁小姐既然是夫人的朋友,想必夫人已经介绍过在下了。在下崔俊友,是香兰的夫婿。宁女侠来望川可有些时日了?”收拾好东西的崔员外镇静了些,坐下来端着崔夫人递来的茶杯喝起茶来。
 
“崔员外,你大祸将至了。”
 
“宁姑娘这话听着像是江湖神棍的话,下面是不是打算替我消灾啊?”崔员外的脸色铁青,笑起来有说不出的怪异。
 
“那画我已经看了。是什么人教你做的这些!你不知道这是损阴德的事儿么!”
 
“宁姑娘在说什么?在下听不懂。”
 
“再说详细点?阵法,阴魂…..”
 
“宁姑娘,我敬你是我夫人的密友,但如果你再胡言乱语,我家不欢迎你。”崔员外一着急,脸色青中发白。
 
崔夫人看到夫君回家心中欢喜,换了衣服打算出门加菜,却见到我与崔员外起了争执,忙走来拉着崔员外:“宁女侠,夫君。你们在说什么?怎么刚回来就生气?”
 
我看着崔夫人的脸,很美,精致的面容无法掩盖死亡的气息。
 
四、
 
崔夫人死于一年前,这是崔员外告诉我的。
 
去年七月初八,崔员外外出进货回家,看到了尸体已经凉了的崔夫人。
 
崔员外不愿相信,便找到了人称黄大仙的黄老头,黄大仙收了崔员外一大笔钱答应帮他复活崔夫人。
 
俗话说人死不能复生,黄大仙所谓复活其实是一种鬼道,便是聚拢了崔夫人的魂魄怨气使其化为人形。
 
这法术我师父给我讲过,是一富贵人家被奸人所害全家遭难,仅剩家中小少爷流放南疆,在南疆这少爷结识妖人学了一身妖邪之术,学成之后偷跑回家乡寻得仇人,杀人之后聚了仇人的魂魄,用三阳火烤,这是对魂魄的酷刑,然而那少爷觉得还不够,将仇人的皮做了一幅仇人人像画为魂魄载体,又选了一个聚阴之地将魂魄成功“复活”了,这复活,就是这个仇人有了感官,与活人看上去无异,但是需要食阴魂才能就存,少爷又活活将这个“活”人折磨魂飞魄散才算解气,
 
“那少爷也是个人物,居然能自创出这样的法术。”师傅跟我提及这个法术的时候这样说道。
 
这个黄大仙也有点意思,将这个阴邪之术用来救人。然而鬼就是鬼,为了崔夫人能一直“活着”崔员外将家搬到了主阴的镇南,又建了一个聚阴阵将家里做成一个聚阴之地,用自己的阴魂养着崔夫人。想必深夜偷偷离家应该是去找黄大仙拿药泡酒催生阴魂吧。
 
可恨我居然没看出来这是个聚阴阵以为是个困阵!聚阴阵白天没有什么什么效力,崔夫人进出没有问题,然而这阵法在子时效力最强,半夜的时候怎么可能让崔夫人这么个鬼魂跑出阵法。回家要把书翻出来多看看才好。
 
这可能是长久之计么?当年创此法的少爷在仇人魂飞后不久便暴毙了,那么就崔员外这身子骨能坚持多久?
 
“我死了?”崔夫人不可置信的念叨着,“我已经死了这么久?”
 
“夫人,夫人。”崔员外安慰道,“夫人这不是活的好好地么,没事的。”
 
“我是乞巧节出门去乞巧,回家时看到一个人影,然后,我就死了。”
 
“夫人,没事了。我们都好好的。”崔员外抱着妻子,泣不成声。
 
我在一旁看着也是心酸酸的,好好的一家人,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可是有些话我还是不得不说。
 
“崔员外,这是鬼道,是邪道,不是正道。”
 
“我只想与夫人安安稳稳过一生。宁女侠如果愿意,我崔家与香兰的肖家还是有一些家底的,我愿意……”
 
“这不是钱的事儿,你这样做崔夫人早晚魂飞魄散,无法投胎再世为人,而你崔员外又能活到几时?”虽不忍,但是我还是不得不说出真相。
 
“啊?”崔夫人和崔员外吓了一跳。
 
“黄大仙没说过会是这样。”崔员外定了定心神。
 
“那,那宁女侠杀了我吧。我不能害了夫君。”崔夫人哭求道。
 
我真是看不得这种苦命小夫妻的样子,可是我,一个半吊子女侠能有什么办法,一不会超度二不会治病的。不过这事儿有一个地儿有可能能行。
 
“你一路向西去蜀州城,那里有个门派叫鬼墨,那里或许有办法。”我递给崔夫人一件信物,“这是我师父给我的信物,鬼墨管事的认识,用完记得还我。”
 
崔家小夫妻千恩万谢的给我一大笔佣金,想必很久我都不会因为吃喝发愁了。不过现在有件要紧的事儿我得抓紧办。
 
那个害人的黄大仙,这种知道鬼道的人要是把道用在歪地方,可要为祸一方啊。我宁女侠这就去为民除害。
 
沿着崔员外指的道,我很快就找到了黄大仙的住所。
 
谁知道这黄大仙第一句话就把我吓了一个跟头。我勒个去,这个长相猥琐的小老头张口便称呼我为。
关键字:真不(1)鬼门关(1)丈夫(1)出轨(1)奇案(1)大荒(1)漫天(5)天下(10)是我(7)故事(26)
ICP备案:蜀ICP备17015063号-1 CopyRight © 2008-2017 www.wynpc.com 天下3礼包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