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费领取Ctrl+D收藏

梦幻西游新闻

梦幻礼包 > 梦幻西游新闻 >

梦幻西游电脑版染红纱黄金甲之谜神来之笔

发布时间:2017-05-26  作者:www.wynpc.com
看着方寸山张灯结彩,尽是一副喜庆吉祥的样子,空蒙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素有“三界第一媒婆”之称的她,却不知道自己多年来的声誉,是否会因为好友江桃妹的婚事而被毁于一旦。若仅仅是如此,倒也是小事,大不了不做这营生,重新换个活计,或者干脆找人嫁了了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空蒙一想起那日她偷听到的种种对话,就觉得眼皮子直跳。
“前辈,我本想待我嫁到魔王寨之后,便帮本门寻找本门宝器黄金甲,可如今新郎失踪,这桩婚事眼看已成泡影,我该如何是好?”这正是她好友江桃妹的声音。
“不妨事,我传授你一套本门秘传纸人符之法,你只要将其变为那牛强,婚礼自然可以顺利举行,届时,纸人自然会为你创造机会,寻找本门宝器。”这声音,却是空蒙没听过的。
听那江桃妹一口一个“前辈”,应是方寸门人,但空蒙从小为方寸山弟子,吃的更是百家饭,却从未听过这声音,从声线判断,也不似是故意变声伪造,这让空蒙不由心生疑窦。可是若是拆穿了这事,她又怕万一此事为真,岂不是自己成为了让方寸山无法再度寻回门派宝器黄金甲的罪人?
她仔细想了想,又考虑要不要把此事告知菩提祖师,但想到这小老头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其实行事还算光明磊落,恐怕知道了此事只会极力反对,甚至黄了这婚事,如此不知变通,恐怕以后好友江桃妹的闺誉也难有保障。在经过一番思索之后,她只能决定由自己以媒婆的身份,暗中监视这场注定会告吹的婚事,看看那高人前辈,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这朋友江桃妹着实有点笨,好在有我这个至交好友,我总要护你一路周全。”别看空蒙在三界是因为喜好做媒而闻名,她自己本是一个弃婴,被方寸山门人给捡了回去,结果耳濡目染之下,硬生生靠着自己天赋异禀学了一身方寸山道法。所以在方寸山谁都知道,忤逆这小丫头绝无好处,她想若有她暗中相助,江桃妹不论事成或事败总有一条退路。
也因此,她成功混入了嫁妆队中,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等着自己意料之中的“大热闹”出现。
“啧,又是那些爱慕者?”在收拾完了不知道第几批劫匪,就算是精力旺盛如空蒙也觉得有点无力了。她这个好友虽然脑子真不大好,在门派里功课也不知道排到第几位去了,但是人心地好,脸长得也是很能唬住几个初入江湖的臭小子,也难怪乎会把那个牛强给迷得七荤八素,求亲方寸山,但这也弄得不少条件不如牛强的爱慕者们一阵骚动。托他们的福,这让空蒙的护卫工作平白增加了不少负担。空蒙无奈地想想自己至今乏人问津,心中不由乱想“难道名字里有‘桃’字的天生桃花运就旺一点?”
腹诽归腹诽,她可丝毫没有怠慢自己的工作,在一路上,她本想好好套套江桃妹的话,看那个神秘人还吩咐了她啥,或者她到底还有什么计划,无奈江桃妹的爱慕者实在多如牛毛,弄得她一路上竟然毫无收获。
“好戏总在后头,既然这新郎官是桃妹自己变出来的,估计幺蛾子都等着在喜宴上放呢。”如此一想,空蒙也就想明白了,索性在喜轿旁养精蓄锐,时不时低声和江桃妹聊几句八卦,让其他方寸弟子去招呼那些烂桃花去。
良辰美景,佳偶天成,看着眼前喜宴之上,三界群雄们一脸兴奋的模样,空蒙却高兴不起来。他们都认为这是方寸山和魔王寨之间破除门派之见的重要一日,但谁又能想到其中还隐藏着重重阴谋?江桃妹,虽然空蒙有心想拉她一把,可是若是如此,也许幕后主使就会因她打草精神而销声匿迹,一边是两个门派的荣辱兴衰,另外一边是自己好友的幸福,空蒙虽觉得魔王寨如何不关她事,但是方寸山的养育之恩却不得不报。
她只能静观其变。
所以她只是装模作样地作出一副不胜酒力的姿态,眯着眼睛,打起十二万分精神观察场内有何异变。“啧,这‘前辈高人’传授的纸人符还真厉害,这么多人都看不出这新郎官是个冒牌货。”她心里暗笑,只是又想若不是自己偷听到了他们一番对话,恐怕自己如今也是这席上烂醉如泥的一份子,不由暗暗心惊。
图穷匕自见,果然不出空蒙所料,待那三界群雄全部变成了三界醉鬼,好戏也就正式登场了。这室内突然一阵阴风吹来,本来被红烛照得一阵亮堂的喜堂被一股突如其来的黑雾所笼罩,待空蒙的眼睛适应了这黑暗,朦胧之中她见到几个抢亲者又跑到了喜堂之中。
不对,那怎么可能是抢亲者,这一股若有似无的妖气,又岂是三界正派人士所能拥有的?听说有这种妖气的角儿,若不是修行尚浅,堕入邪道时日不久,就是已有所大成,知道怎么压抑住自己的妖气。只是对于空蒙这样的职业媒婆业余修道者而言,这味道就有如于脂粉铺子中的葱油饼味道,怎么掩饰都会暴露在她眼前。
尽管不知来者何人,但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空蒙抄起自己随身携带的双剑,以身挡住了好友江桃妹,将其置于自己的保护圈内,直直刺向了那蒙面劫匪。
虽然方寸山攻击力不高,但用符之道却是三界第一,眼看着那劫匪一闪身避过了空蒙的第一招,反手将空蒙手腕重重一击,使其左手剑脱力飞出,空蒙心中轻哼正合我意,脸盲默念门派口诀,将一张纸符从怀中吹出,然后抬脚轻踢正在下落的左手剑,使其改变了下落方向。
左手剑穿过纸符,然后牢牢钉在了地上,将劫匪死死控制住。这招定身符本来要在有光亮的地方才能使用,专门用于定住对手之影,但空蒙嫌破解之道过于简单,只要改变影子所在位置自然就解封,因此特地做了小小修改,只要武器贯穿来者的脚印,即可控制对方行动力。虽然原理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却相当复杂,是以是空蒙的独门秘技。
不待空蒙炫耀一番,她突然意识到这劫匪并非单打独斗,再看周围,不知怎么的牛魔王自家养的竟然和宾客们打成了一团。在人声喧哗之中,空蒙勉强听出来,竟是牛魔王认定宾客之中有内贼,以至于要将宾客一个个拷问过来。
要是真这么干,魔王寨指不定明天就变成三界笑话了,空蒙无奈地想。难怪这魔王寨和方寸山素有罅隙,其实说穿了就是魔王寨信奉力量就是一切,凡事喜欢用暴力解决,而方寸山却信奉的是和对手玩猫鼠游戏。面对敌人行事风格如此不同,两边人马又都觉得自己才是正道,不闹出点矛盾才见鬼了。罢了罢了,眼见着自己好友的喜宴被弄成了这德行,空蒙只好出面高喝一声“牛魔王阁下,我已擒下劫匪一名,何不将其捉起来拷问一番。再为难三界宾客岂不是舍近求远?”
这话说得实在太有道理,就算是粗人如牛魔王也没啥好反驳的,于是又是一阵人仰马翻,牛魔王唤那些不够资格上喜宴,结果反而逃过一劫的牛妖将劫匪打入了牢内,另外一边则将中毒的宾客们进行一番安置。不料在这过程中,又有牛妖一阵惨呼:“大……大王,牛强大师兄不见了,想来是被那劫匪余党趁乱背走了。”
虽然早知道这假牛强就是个纸人,但是空蒙还是没有想到竟然这假人说没就没了,还以为他会闹出什么天大的事情来,结果就这么悄无声息地从婚礼现场中消失了--要说悄无声息也不大对,毕竟说那些把这婚宴折腾出那么大动静的劫匪和这纸人没什么关系,那是打死空蒙也不信的。本来她也想帮着方寸山师兄弟们去天宫求药去,但看到那鬼鬼祟祟似要从婚宴上开溜的江桃妹,她只感到一阵头痛。这妮子……究竟想要做什么?她自己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因为自己不能离开江桃妹身边,免得她一念之差犯下大错,于是空蒙只好招呼了几个中毒没那么深的少侠赶紧去天宫找太上老君去,另外一边则是问那魔王寨的牛妖们讨了纸笔,现场画了飞行符,再将自己当时擒下劫匪的灵符撕下一片,打发了几个师弟,飞去菩提祖师那里求援。她知道以自己师父的修行,必能从那灵符所残余气息之内,找到真凶。若是找不到……恐怕三界之中也没人清楚这真凶的来历了。
“桃妹,你身上的毒没什么事么?你不去喜堂中守着,到这里来又是为何?”空蒙走到了江桃妹身后,轻轻拍了一下她肩膀。只是却不曾想,正一心巡视魔王寨周围的江桃妹,竟硬生生吓得跳了起来,直觉拿起武器转身朝自己好友刺去。
360截图20170513200734400.jpg
空蒙眼看着她骤然发难,也不急着反击,而只是看着她一双美目。只见江桃妹发现来者是空蒙,双瞳一缩,急忙缓了力道,硬生生收住了手,虽然还是在空蒙手臂上划出一条血痕,但不过只是皮肉伤而已。
“空蒙,你没事吧?对不起,我还以为是敌人。”江桃妹直接丢开了双剑,抬高了空蒙的手臂,查看她的创口。空蒙微微点了点头,心想好友大概是实在太笨,以至于幕后黑手竟没有控制她的心智,而只是用言语迷惑了她,既然如此,事情就好办了。
她柔声对江桃妹说:“桃妹,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你在这种地方实属不该。其实姐姐我也知道你缘何忙碌奔跑,但你可知道,今天不仅是你成亲之日,更是魔王寨与方寸山缔结金兰之约的日子,你若是光顾着寻找很可能是子虚乌有的本门宝器,魔王寨与本门恐怕会因此再度反目成仇。”
江桃妹看着空蒙,喃喃说道:“姐姐,你都……知道了啊?”
空蒙微微笑:“也不多,但那神秘人和你的对话,我还是听到了一二。谁叫那时候我买了长安城里的李记胭脂,准备给我们的新娘子送去呢?”
江桃妹俏脸一红说:“我也不只是为本门宝器一桩事,不瞒姐姐,成亲之前,我得知牛强竟与他人私奔,我的心中实在是羞愤交加。如今这场闹剧,一是为了寻找机会,觅得本门宝器,另外一边则是我为顾全自己颜面,演出一场戏。否则,明明是那牛强有错在先,他却能和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女人逍遥快活,我却要承受弃妇之名,这口气……我咽不下。”
空蒙安抚道:“桃妹,你忘记了么?你们的婚事,正是我这三界第一媒婆保的媒,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的夫君我更是千挑万选,恨不得掘地三尺把他的过往种种全扒个干净,牛强是怎样的人,我心里清楚得很,他定不是那种负心人伪君子。你莫要着了有心人士的道。”
“可是本门宝器……”江桃妹迟疑道。
360截图20170513200740376.jpg
“罢了,我和你一起找,可是我们时间不多了,你从喜宴上逃跑是瞒不了的,还是想想在这之后,你该如何与师父以及三界子民交代吧。”江桃妹自然不知道,空蒙此举其实已经抱了要和她共同承担责任之念,空蒙只希望,念在这场婚事之中,她力战桃妹的爱慕者,又生擒了一个劫匪,这些不大不小的功劳,能让她到时候在三界弟子之前为桃妹说上一两句话。
带着火咒符化解了喜宴闹剧的宾客,在找到江桃妹时看到的就是那副光景--空蒙与江桃妹分散在两地,在魔王寨四处寻找着黄金甲的碎片,自然,形迹可疑的她们成为了众人的重点怀疑对象。只是让空蒙没想到的是,在看到前来追缉她们的宾客的那一刹那,江桃妹竟福至心灵,意识到了空蒙的用心,用一个拙劣的谎言,将宾客们又引到了远处,甚至对宾客号称空蒙只是想要先于她一步,找到黄金甲的碎片,好给方寸山和魔王寨一个交代,终于让空蒙有足够的时间,保全了自己的声名。
当空蒙在一阵喧闹之中,看到江桃妹被五花大绑,准备押往方寸山时,她在人们的议论纷纷之中迅速理清楚了事实真相--桃妹为了保护她,和另外一个新入门的方寸弟子,引开了前来追缉的宾客,又主动将那神秘前辈高人的事情全盘托出,只为将空蒙排除嫌疑,自己承担罪责。虽然这招看着有些拙劣,但却恐怕是江桃妹人生之中,最为出色的一个计谋,只是这一计,实际上将她自己推到了万劫不复之地。
桃妹啊桃妹,从小到大,都是我护着你,撵走了那些欺负你的小屁孩,在那些对你吆三喝四的师姐师兄面前保你周全。谁能想到,如今却是你要保护我,甚至还为我犯下如此弥天大错?在得知了真相之后,空蒙欲哭无泪,她只想问,自己若是在一开始就将其中蹊跷全部诉于菩提祖师知晓,这结局是否会有所改变呢?
那本该热热闹闹的喜堂,如今已经是一片寂寥,整个大部队执着火把,如一条愤怒的火龙,开始向方寸山的方向移动,只留下了呆在原地的空蒙。红烛即将燃尽,那滴滴朱泪似血一般,替空蒙诉尽了自己的哀恸。如今再去寻找菩提祖师坦白真相,即便他能相信,也无法靠一己之力护桃妹清白,唯有将那幕后黑手,拉到众人眼前,才能改变现状。
桃妹,这一次,就该是轮到我来救你了吧?空蒙握住腰间双剑剑柄,消失在了沉沉夜幕之中。
关键字:染红(1)纱黄(1)金甲(1)之谜(1)神来之笔(3)电脑(54)梦幻西游(1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