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费领取Ctrl+D收藏

梦幻西游新闻

梦幻礼包 > 梦幻西游新闻 >

梦幻西游电脑版神来之笔:华光玉之伤

发布时间:2017-05-28  作者:www.wynpc.com
多年后,燕晓一直深深地自责,如果自己没有受情伤,
就不会自封灵识,
也就不会在妖魔入侵时无能无力,
就不会滋生偷盗神器华光玉的事情,
更不会让狡黠细心的师妹文走走替她赴死,
如果可以重来,她宁愿死的人是——她自己!
一、文走走
“师父,燕晓师姐什么时候才能回女儿村呀”刚练习完暗器,文走走一边擦汗,一边扑到师父怀里,问起她最喜欢的师姐。
孙婆婆慈祥地顺了顺爱徒的发丝,眼神悠远。过了好一会儿,孙婆婆才拍拍这个小徒弟的头道,“燕晓她,很快就可以回女儿村,光大我女儿村了。”
文走走听说自己的师姐即将回来,开心得笑了起来。“师父,为什么这么说呢。师父不常说,五庄观说的是一个‘道’字,我们女儿村是一个‘隐’字。我们只要这小桥流水,只需要这清心境地,武功什么也无所谓的吗?”
“可我这执着的痴儿啊!”孙婆婆摇摇头,宠溺道,“并不是我所有徒弟都有走走那么乖,那么无忧无虑的。燕晓是大师姐,她总归有点不同……”
“什么不同?”文走走佯装好奇。
孙婆婆点点她的鼻子,忽而严肃道,“鬼精灵,你分明就是知道的!”
二、普陀山黑衣人
燕晓数年前由于情伤,痛彻心扉。正道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虽说谁也不知晓她的绝望与遗恨,但燕晓的做法多多少少还是能让人明白这个女子有多倔强。燕晓将自己的“情”这一念封印在了女儿村神器泪痕碗之内,从此以后,天上地下,再无那个多情可笑的燕晓了!
近年来,妖魔四起,民不聊生。孙婆婆又无心追求武学最高境界,女儿村被围攻数次,每次都有弟子死伤。由于自我封印了能力,作为女儿村大弟子燕晓无法使用自己的能力与妖魔对抗,她反倒恨起自己的无能来!当初封印“情”这一念之时,也将她的灵力封印。敢问一个无法动用灵力的人还有多少力量可言。没有人能如燕晓般痛恨自己的软弱,也没人经历过亲眼看见自己门人被打伤而救不了的无奈。
而那一念“情”竟然吸取了泪痕碗的灵气,幻化作一名与燕晓容貌相同的女子——燕晚,并与五庄观弟子元辰两情相悦。孙婆婆爱怜弟子燕晓,到底还是护短。最终还是灭了这一“情”念,拆了一对有情人。燕晚自此灰飞烟灭,似乎是消逝了。而她最心爱的大弟子燕晓,被送去观音姐姐那里接受疗伤。
如今,时日也差不多了。传信人来报,燕晓已然清醒,不日就能回到女儿村。对于女儿村,对于文走走来说,这无异于一件好事。
可是日子过去数十天,仍不见燕晓归来。文走走实在思念师姐,于是悄悄前去普陀山,希望能找到师姐下落。
这几日的普陀山天气不好,电闪雷鸣,恐怖如斯。还好在大唐国境她遇见了普陀山弟子,她们交给文走走一个方寸山照明符。文走走感谢一番后,一路使用照明符,倒也顺顺利利。忽然,一道闪电下来,天地间猛得一亮!一位蒙面女子一身黑衣,正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什么。“来者何人?”文走走欲探明来人,暗器早已出手。没想到那人应该是武功了得,竟是一手夺了暗器。那人本想将暗器扔回,也不知道是黑夜没有方向感还是如何,竟然是扔歪了。那黑衣人的声音听辨不清,大意隐隐是:“不要阻拦我!”
文走走露出一派天真的表情。她摇摇头继续赶路,心想——那黑衣人有病吧!
终于赶到了普陀山,青莲仙女接见了她。文走走还是那一付天真样,见了她自然要夸一番,“好漂亮的姐姐!”
“这位小师妹是?”青莲仙女欲
三、地洞逃生
陆丝提议先去燕晓房间查看,说不定会有所收获。如若燕晓回过女儿村后被劫持,那房屋应该有使用过的痕迹;如果燕晓根本没回女儿村而是被普陀山藏了起来,那么房间应该没有动过的痕迹。文走走冲在最前面,什么都是最积极的。陆丝也只能感慨燕晓有福气,有个这么好的小师妹替她操心。两人在燕晓房间内左翻右翻不见任何踪迹,正是最垂头丧气的时刻,陆丝忽然一声惊呼,“快来看,这里竟有个密道!”
“密道!”文走走好奇地跑过来,从入口看去,里面伸手不见五指,奇黑无比,恐怖如此。
文走走指指陆丝,又指指自己。胆小的她提议说,“师姐,我敢跟我进去查探么。我想我很勇敢哦!”
陆丝指了指文走走颤抖的双腿,笑道,“小笨蛋,跟紧我。我走前面。”
文走走做了个鬼脸,撒娇道,“师姐最好了,走走好幸福!”
两人通过密道入口进去才发现这个地道确实恐怖,阴冷的风,漆黑的四周,貌似还有不知名的……虫子。这时候一盏光亮居然从背后腾起,文走走嘻嘻一笑,“师姐,我带了5跟火柴哦!不知道够不够用!”
陆丝点点头,“还是你想得周到。”
正说着,无数的虫子忽然一起蠕动,向着文走走和陆丝扑来!“走走!小心!”飞镖出手,一下死了7个。陆丝可是女儿村暗器练习得最好的那一位,已经能够秒7了呢。文走走也飞出暗器,只可惜才秒了两只虫子。而虫子越来越多,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两位少女此时都很害怕,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师姐,我们冲出去吧!听我的,我想我们能够很幸运!达到尽头就能把虫子甩掉了!”
黑暗中陆丝答了个“好”!
于是两人拔足狂奔,丝毫不敢看后面追着的虫子。也不知道狂奔了多久,走了大概5层密道后,终于看见了尽头。等到出去洞口的时候,光明重新照耀,文走走七魄掉了两魄一样瘫软在草地上,一个劲的后怕,“哎呀,吓死我了!”
而陆丝也劫后余生的感觉,“幸好我们出来了。”
两人抱在一起哭了一会儿,忽然听见声音,好似有人。文走走第一个追出去却已经不见人影。不过留下了一种胭脂的味道,那应该是个女人。难道是燕晓师姐?可是燕晓和自己如此亲近,不可能看见自己却不出现。正在迟疑,陆丝拿手在文走走眼前晃了晃,大声说,“小师妹!走神什么呢?”
“啊,啊,没,没有哦!”文走走回过神来,迷迷糊糊的样子甚是可爱。
“陆丝师姐,不如我们回普陀山,跟观音姐姐禀告此事吧。既然没找到师姐,也不知道她们的人找到了没。”
“好!”
四、华光玉失窃
再回普陀山,发现昔日的紫竹林已经毁了一半,到处都弥漫着腐蚀的味道,恶心之至。难道普陀山有难?这个念头升起,陆丝和文走走不由加快脚步。
路上,无数的虫子在地上乱爬,蛇妖吐着蛇信子把毒液洒下。这样恶心的场面,文走走险些吐了出来,陆丝想要一起随行,文走走咬死不走了,连连害怕,“你先走你先走!我怕虫子,怕蛇,呜呜呜……”
陆丝又要劝,可文走走满脸泪痕,怎么听得进去?
毫无疑问又劝失败了一次,陆丝才肯放弃,她只能说,“走走,那你就在这里休息,你要小心,有什么事情就用信号烟花联系师姐。”
看着陆丝对她的关切,文走走郑重其事地用力点点头,“恩恩,我一定很乖!”
没想到陆丝想走,而文走走又拉住她,似乎是恋恋不舍。而文走走拉住了也不说话,就是轻声地说,“师姐,再陪我一会。”
“别开玩笑啦。回去禀告事情比较重要吧!”陆丝分析了一下。
可是文走走依旧恋恋不舍,眼中楚楚可怜。陆丝只好找了个没有虫害的地方,跟文走走一起坐下,“那好吧,我们聊聊。我等会再走。我们聊什么呢。”
文走走看着远方,思绪忽然飘远,她闪闪烁烁地说着,“说……说我们师姐燕晓吧。”陆丝也不知道这个伶俐可爱的小师妹怎么也会说这些伤感的话了,但还是接话说,“好吧”
文走走说,“我想不通,燕晓师姐那么好的人,怎么会有男人负他!他竟然不要我的燕晓师姐,害她伤情,害她封印自己的力量……要是我遇到燕晓师姐,要是我是男儿身,我一定会把师姐保护在怀里。不让她受苦的……”陆丝像是在聆听故事,也就不多发言,她只说,“你说,我听着呢。”
文走走又说,“可是,我真替燕晓师姐不值!她太命苦了……没有遇到良人也罢,被拒绝也罢,可唯独封印的那一缕‘情’的意识,都能变成人,找到自己的真爱。为什么燕晓师姐还找不到呢……”
“为什么……女儿村在被妖魔入侵的时候,燕晓师姐又没有力量拿起武器抗敌呢……”这时候文走走哭了,“我看见燕晓师姐总是在落泪,每次看见同门有弟子死伤,燕晓师姐就会忍不住落泪。她总说自己无能,没有能力保护她想要保护的女儿村。有次我也受伤了,燕晓师姐她叫我好好休息,好好练武,不要像她那样没有能力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
陆丝听着她的叙述,入神地说道,“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对啊,仅此而已。”
文走走抹了眼泪,站起来,对她说,“师姐你先走,我随后就来啦!放心,我会争气的!”
陆丝“恩”了一声,为什么她会有不好的预感呢,难道是刚才听故事太伤感的缘故。
看着陆丝离开的背影,文走走呢喃,“听说普陀山神器华光玉……有修复世间万物能力的功效呢……”
魔虫肆虐,普陀山告急。正在普陀山被妖魔毁坏参半,上上下下死伤无数之时,一个身材颀长,貌美如仙的普陀山弟子走来。只见她手上托着一枚宝玉,晶莹闪亮。绝非普通宝物。在场的普陀山弟子有人认出了她,大喊道,“凌雨露!是大师姐回来了!”
也有人如获救一般喊,“华光玉!大师姐带着华光玉来救我们普陀山了!”
大家一致地欢呼着,“华光玉回来,普陀山就有救了!”
陆丝看见此情此景,也万分高兴,于是上前拜见,“我乃女儿村弟子,如今普陀山妖魔四起,我可助你一战。”
那美丽如仙的凌雨露只淡淡道,“劳烦女侠了。今日魔虫肆虐,必然有因,我竟不知何故如此。”两人寒暄良久,终于一起蓄力抗敌。凌雨露有华光玉在手,更显得得心应手。她招式所到之处,魔虫便是一声惨叫,灰飞烟灭。普陀山上上下下的弟子也加入进来,魔虫虽多,可普陀山人也多。但是事情不妙,那魔虫竟然是生生不息的爬出来。此事事有蹊跷,却也无暇分身调查。凌雨露懊恼道,“事到如今,为今之计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我计算了一下,这妖魔也不是凭空冒出,不论方圆十里,还是方圆二十里,总有死完之时。我体力尚存,不如一起奋力追打吧!”
“好!我们不累!”普陀山弟子万众一心道!
藏匿在黑暗中的黑衣女子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只要凌雨露体力耗完,她的机会就来了……而机会终于来了。
果然,经过了昏天黑地,一天一夜的战斗,就在妖魔即将清理完毕,所有人都体力消耗到极点之时,蒙面黑衣人出现了。只见她身形迅速,步伐仓促,只一个闪身就来到了凌雨露面前!一双玉手快如闪电,即便凌雨露有所防备恐怕也不是对手,更何况她根本毫无防备!
只听那黑衣人说道,“抱歉,借华光玉一用……”人影就消失在黑暗中!
人群中忽然有人大喊,“糟糕!华光玉失窃!”
而凌雨露却不慌,思忖道,“那人手法迅速,练的应该是手上功夫。想必也就女儿村能教出这样的弟子;而那一双手小巧极了,肤如凝脂,必定是女子!所以我肯定——那人出自女儿村!”
在场人忽然全部屏住了呼吸,似乎不敢相信!
普陀山弟子恍然大悟,其中有个大声道,“我发现女儿村的文走走在潮音洞口鬼鬼祟祟!不久就不见了!盗取华光玉之人一定就是她!”
“胡说八道!竟敢污蔑我小师妹!”陆丝怒斥,“走走师妹如此胆小,怎有觊觎神器之心!事情还没查清,切勿妄下断言!要知道,我们女儿村的燕晓大师姐也在你们的地盘失踪了!到底谁觊觎谁家的神器还说不定呢!哼!”
五、让我守护你
凌雨露敛起笑容,似乎是运筹帷幄,丝毫不怕神器被窃走。她淡淡道,“那人一定走不远,快追!是不是文走走,追上就知道了!何况!”她幽幽的笑了一声,“何况那华光玉根本不是真的!妖魔渐少之时我早已将华光玉收起,而黑衣人盗走的那个,无非是假的而已。上面有我的追踪粉,是不是文走走……陆丝姑娘,等会你就知道了!”
陆丝大骇!被盗走的华光玉竟然是假的!难怪凌雨露不慌不忙,如同掌控了全局。她不想普陀山弟子竟然如此警惕。世间传言普陀山弟子亲切温柔,待人真心!哪里知道,普陀山弟子温柔在外,提防在内!是该说她们精于算计,还是该说她们适者生存?反观女儿村……陆丝终于是悟出了一些道理!女儿村个个天真单纯,善良无比。却也因为太柔软,始终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门派!而普陀山弟子各个深藏不露,暗藏无数计谋!这大概就是顺应时世吧,普陀山多年后一定会成为像大唐官府,龙宫一样的超级大门派!
而在大唐国境的某一处,文走走拦住了黑衣人。
黑衣人看见文走走,竟然下不去手,只道,“走开!”
“不!”文走走撒娇的口气好像不是对着敌人。忽然她又说,“燕晓师姐……”
那黑衣人一愣,“走开,你认错人了!”
“怎么会,在初入紫竹林之时我就知道那个黑衣人是你了啊……”文走走用力抓紧了黑衣人的袖子。眼神恳切,用尽力气,仿佛这一生只有那么一次,能够抓住她……
文走走眼泪忽然如雨滴般落下,大哭道,“燕晓师姐,不要不认走走啊……我一开始就知道是你了。只有女儿村弟子能截住我的暗器。也就只有师姐才不会对我下手,要不然那个暗器怎么会打偏了呢!而在你房间发现了地道,里面藏着无数虫害。我当时就想起来,燕晓师姐你有一次在看一本奇奇怪怪的书,上面写着‘引魔虫’。似乎是吸引魔物出来的一种邪门方法!”
文走走又道,“地洞出来后,我闻到一阵胭脂味。师姐,你还想瞒我吗?我如此依赖你,怎么会不清楚你身上的味道。当初你躲在那里,其实是关心我和陆丝吧!你怕万一我们被魔虫所伤,你一定会出手相救的对不对!很幸运,我们没事!所以你也没现身就走掉了!师姐……!”
“你……”黑衣人犹豫了半晌,才又悲凉地扯下面罩。那人正是女儿村大弟子燕晓,文走走口中的燕晓师姐。燕晓眼中尽是悲凉,“你是来捉我回去的吗。我……也想不到……我一个名门正派大弟子,竟然会有勇气偷窃神器……”
“不!”文走走此时中气十足,一点也不喜欢师姐软弱的样子,“师姐,你一点也不知道吗!这世上除了孙婆婆,我最爱慕的就是师姐你!我怎会不知道师姐的苦衷。燕晓师姐,如果我猜的没错,你是想借华光玉的功能修复自己的力量,以此来守卫女儿村是吗!师姐,你真的好傻好傻!”
“何谓……傻呢……”燕晓低头呢喃。眼中带泪。
“你就是傻!”文走走撇嘴,“你也太低估普陀山弟子了!只有我们女儿村才是最纯净的一方,你以为你偷到的华光玉是真的吗?普陀山弟子的聪慧你都不知。我要如何做才能保护好师姐你!”说罢,文走走竟从怀里掏出一快玉石,那玉竟然跟燕晓的一模一样。文走走小心翼翼地擦去它周身的迷踪粉,确认无误后才把它郑重地交给燕晚。她一边说道,“别问我怎么偷到的,总之这个是真的。我已经将迷踪粉擦去!师姐!你先走,躲得越远越好,等你借助神器恢复力量再回到女儿村!我在女儿村等你!”
“可是你……”燕晓泣不成声。
“别管我,我那么聪明!”
“可是……”燕晓的眼泪止不住流淌。她的心仿佛回到了女儿村被妖魔入侵的时候,她用力拿起暗器却发现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了。
“不用可是了!燕晓师姐!你要记得我哦!快走,普陀山弟子马上就赶来了,这里我来应付!”
文走走用尽全身的力气把燕晓推走,又把包袱里的黑衣服拿出来套在自己身上,静静地等待一众普陀山弟子和陆丝。为了偷走华光玉,她已经筋疲力尽,不过此时的她,心情异常平静。文走走想起燕晓师姐时常给自己唱的小曲——
山明水秀疑无路
何曾想
柳暗花明
等来了今日缘
却不及明日恨……
六、替死
很快,凌雨露和一众普陀山弟子赶来,陆丝也在其中。
陆丝再看见文走走的时候,是一付惊讶的表情,惊讶过后,是一片失望。文走走勉强地扯出一个笑容,摘下蒙面黑巾,拉着陆丝的袖子,轻轻的说,“对不起,神器是我偷的。我太觊觎神器的力量了……我只是想借神器获得力量……你也知道,我平时偷懒不好好学习暗器,到现在才能同时发出两枚暗器,而师姐你已经修炼到顶峰,七枚暗器了……是我……是我一时贪心。是我……罪恶不赦。对不起,让你失望了……师姐,你一定要答应我,保护女儿村……我希望女儿村永远都……好好的……”
正说着,忽然文走走口吐白沫,七窍生血。
“不好!她自尽了!”有一个普陀山弟子道。
360截图20170527105622489.jpg
“她已然无救。算了。”凌雨露摇摇头,不再看她。而陆丝心痛得睚眦欲裂,肝肠寸断。她怎能相信——前一秒还是活泼可爱的小师妹,这一秒竟然自尽地如此果决!她疯狂地扑过去,抱着文走走的尸体,那哭声悲痛欲绝,“傻瓜,傻师妹!你怎么那么傻!偷盗了神器又如何,不过一件武器,怎舍得你自尽!在师姐眼里,什么十五神器,什么绝世武功,那些都是狗屁!俗物而已!那里及得上小师妹万分!啊……小师妹!你怎么就……那么去了……啊”
陆丝哭得投入,普陀山弟子也不再好骂什么。不然的话,必定插嘴你一言我一语,道尽不好听的话。
陆丝将文走走偷盗华光玉神器之事告知了孙婆婆。孙婆婆哭了几日便闭关去了,谁也不知道那个老沉内敛的孙婆婆早已算到此事。
凌雨露将文走走盗取假神器之事也告诉了观音。观音因为真神器没被盗走而没有责怪弟子。凌雨露胆战心惊地退下!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不曾想,有一次凌雨露将神器华光玉拿出来查看,忽然发现这华光玉光泽虽在,可不似真正的神器!这个念头让她慌了心思,于是赶忙细致检查,没想到她心心念念想要保护的神器竟然还真的被盗了!此事若告诉师父,按照师父的严厉程度,自己恐怕要下十八层地狱师父也不会怜悯半分!到时候大弟子身份不保,自己法力估计也会被严苛的师父毁掉!
看来只能暂且隐瞒下去了……凌雨露忽然觉得自己很累很累……
为了本门的荣耀,为了维持那些虚名,为了师父的期许,她一步一步算计着,小心着,努力着……原来她真的经不起一次失败,真的,哪怕一次……就会坠入地狱。
一年后,燕晓依靠神器的力量恢复了自己的法力,而神器也光泽不再。至少需要三年,华光玉才能恢复到原来的法力。燕晓不是贪心神器之辈,于是于一夜黑风高的夜晚,书信一封给凌雨露并留下华光玉归还与她!而凌雨露看到留言之时竟然眼泪从眼眶滑过。
——借用华光玉一年,今日双手奉还。
呵呵,就因为这一年,凌雨露暗自找寻神器下落,又不敢让师父知道。几近青丝变白发,憔悴不堪,生怕让师父发现神器被窃而怪罪她。今日是凌雨露一年来唯一能睡好觉的一天。
文走走并没有坟墓。既然顶着偷盗神器的大罪,也得给普陀山一个交代。孙婆婆对于坟墓之事不太计较,说——本来无一物,何必惹尘埃!也就没有让文走走留下什么印记。时隔一年,燕晓又想起文走走师妹的调皮可爱和玲珑心思。对着大海又是一阵悲伤的大哭。人已走,物是人非,华光玉在手中的温度还尚存,可是那个艳丽可爱的小师妹再也回不来了!
关键字:神来之笔(3)华光(3)玉之(2)电脑(54)梦幻西游(1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