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费领取Ctrl+D收藏

梦幻西游新闻

梦幻礼包 > 梦幻西游新闻 >

梦幻西游电脑版神来之笔:四神鼎之怨

发布时间:2017-05-28  作者:www.wynpc.com
地府里面虽鬼气森森却是一向井井有序。所以一阵吵闹声传来格外令人注目。游侠南宫少卿心下大奇,找那马面询问:“马面兄弟。地藏王书房怎么那么吵?是不是有什么八卦?”
马面愤然道:“一堆大唐官府的弟子跑来吵吵闹闹的,说俺们地府的勾魂使者闹出人命了!”
南宫笑道:“那勾魂使者的任务不就是去闹人命的么?”
马面不服气:“咱们勾的是死人的魂魄,但倘若那人阳寿未尽,却被勾走魂魄,就是害命,那可是俺们的大忌!”
南宫一听:“莫非现在就出了这事儿?”
马面叹气:“最近三界发生了许多命案,仵作验尸均没有发现表面伤痕,也不是中毒的。更奇怪的是,没有一个魂魄来地府报道,所以大唐官府那群捕快说是俺们勾魂使者干的,要地藏菩萨给个交代。哎呀,吵得脸红耳赤的,都快打起来了!”
南宫心中大感兴趣,暗想:“这个八卦真够大的,我且找地藏王问问去!”
待南宫进到地藏王书房,就看到两拨人正怒目相向。地藏王坐在中间摇头叹气:你们别吵了,哎呦,老夫的头都痛了……
“发生什么事啊?”南宫问。
这时听那群大唐弟子嚷嚷:“肯定就是你们干的!”
“你们的证据呢?没证据别含血喷人!”地府弟子可不是好欺负的。
“证据?先跟我们去衙门再说!”
“没有证据就想动手捉人,想打吗?!”
“打就打!来啊!”
眼看双方剑拔弩张,马上打起来了。地藏王瞪着南宫:“少侠别光看热闹。你倒是赶紧帮帮忙啊!他们都不听老夫的话,就这样打起来,万一有什么伤亡,就伤了两派和气了!”
南宫一想也有道理,连忙站在双方中间:“哎哎,大家好说话,别动手嘛……”
地藏王也在旁劝道:“就是。和气生财,淡定、淡定。”
一个大唐弟子叫道:“哼!你们要证据才认罪?!”
这边地府有人喊道:“不是我们做的就不是,我们会找出真正的犯人!”
“找证据是吧,我们也会找到你们就是犯人的证据!”说完呼啦啦一群人就往外涌去
地藏王叹道:“唉唉,就这样跑出去了……都是气血旺盛的年轻人呀。”
南宫还是不明所以,便问地藏王:“菩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居然在您老的房间打架?”
“唉还不就是为了那些敏感……”还没说完赶紧收了话头。
南宫接道:“是为了马面说的命案?”
地藏见南宫已经知道,也就不再隐瞒:“他们坚持是本门的勾魂使者犯的事,又拿不出确凿证据。本门弟子一口否认,便打了起来。老夫挡也挡不住……现在也吵不出结果来,就分别跑出去找证据,说回来再对质。”
南宫少卿最爱热闹一看有八卦可看,连忙凑过来对地藏王说:“他们两边各执一词,让我这个中间人收集证据来判断最公正了,菩萨觉得如何?”
地藏王见有人愿意凑热闹自然求之不得:“少侠愿意帮忙最好不过了,老夫都被吵昏头了。少侠可先到长安城发生命案的地方调查一下。”
在长安城溜达了几天,却也真发现些蒙面人,于是报告地藏王菩萨:从证人的口供来说,凶手应该是个魔族,而且手里拿着勾魂令牌。又把找到的蒙面人留下的衣物呈上去。
地藏王见竟然还找到了证物,笑道:“太好了!等老夫仔细看看。”
南宫在一旁道:“瞧,他衣角上还有残留的血迹。”
话音刚落,地藏击掌道:“对哦!让嫌疑犯来个“滴血”看会与衣角上的血迹融合不就行了!”
南宫奇道:“已经有嫌疑犯了?”
地藏神色尴尬:“这个……本座之前没说实话,望少侠见谅。大唐弟子们怀疑的对象只有本门首席勾魂使者周幽,本座也调查了周幽的行踪,这个,看来是要把她叫来滴个血了……”
“菩萨也认为她是凶手?”
地藏摇头:“本座是想还她清白!可怜周幽这孩子自幼父母惨死,被本座收养。唉……”
“她在哪里?”
“她性子孤僻,来去无踪。听说最近有一个大唐弟子叫陈潇然的缠上她了,你可以去问问。”
几天后,南宫在城外找到了这个陈潇然,长得器宇轩昂,身边还有一只小幽狸。只见陈潇然带着讨好的表情对小幽狸说道:“小幽,现在大家都怀疑你,你不妨跟大家解释清楚吧。
看来这小幽狸就是周幽了,南宫心想。
那周幽狠狠的说:“别跟着我!”
陈潇然恍若未闻,继续劝道:“你别一个人去找凶手啊,不吭声大家都不相信你的!”
周幽似乎烦不胜烦:“我说过再跟着我就杀了你!”说完一掌向陈潇然打去。
陈连忙躲开,口中依然不停:“你就听我一次,这回人命关天,不是闹着玩的!”
周幽冷然道:“再怎么解释也是无用!”手下不停。继续向陈潇然攻去。
陈潇然手忙脚乱的躲着:“你怎么这么倔强,连地藏王菩萨也怀疑你了啊!”
眼看陈潇然要招架不住了,南宫少卿连忙拦在两人中间,双手一分道:“两位,有话好好说,先听在下一言。”
谁知周幽一见有人来了,冲着陈潇然道:“不用你担心,这是最后一次!下次再跟着我就杀了你!”话刚说完人已消失。
“好快的身手”南宫摇摇头。转身看到陈潇然仍然呆呆的站在原地,正主已经走了,只好问他了。南宫上前,抱手行礼:“兄弟。人都走了,你还看什么呢?”
“啊,不好意思,在下失态了。少侠找在下,可是为了周幽之事?”
南宫点头:“还不是关于‘勾魂使者杀人事件’”。
陈潇然急道:“在下人格担保,绝对不是小幽所做!虽然他人缘不好,沉默寡言相貌凶狠,其实是个内心善良的孩子。在下这条命也是她救得……”
南宫心道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连忙摆手说:“不,不,我们也没说她是凶手。只是循例问问,别紧张。少侠也想还周幽清白吧?”
陈潇然连忙道:“其实在下也在找证据,现在不但本门弟子。连小幽的同门也怀疑她了;她又不肯为自己澄清,唉,一个人默默去捉凶手,这多危险……”
“难道周幽已经知道犯人是谁了?!”
陈潇然黯然摇头:“她什么也不肯告诉在下,在下是这么不可能靠的人么?”
这时就听身后有人说道:“陈潇然!你又在跟那妖女纠缠了,师傅交代我们好生巡逻,忘了么!看见那妖女就要马上捉拿!”
陈潇然回头一看是同门师兄,连忙应道:“师兄,我马上就去。还有,师兄啊,那周幽不是妖女,她是个好人……”
南宫心想这是个好机会,跟着他也许能再遇到周幽。便道:“原来你是大唐官府的弟子,我也跟你一起巡逻吧。”
这日,南宫和陈潇然正在城外巡逻,突然听到一声惨叫,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问道:“你也听到了?!”
两人连忙向声音来处跑去,只见一人倒地,旁边一个男子惊魂未定,看到有人来了,连忙喊道:“救命啊,少侠,刚才一个蒙面人冲过来一闪,我朋友就倒地不起了!”
南宫四下一看,发现地上有一簇狐狸毛。还未等说话,就见突然跳出来几个大唐弟子和地府弟子。
“啊!又出现被害者了?!”
360截图20170527110941088.jpg
一个地府弟子指着南宫手中的狐狸毛:“你手里拿着什么?又是狐狸毛……”
旁边大唐弟子哼了一声道:“这回你们还能否认么?滴血结果就是周幽!这狐狸毛的质地也和周幽的一样!”
地府弟子见证据确凿,一时也不知如何辩解。旁边陈潇然无法接受:“我不相信!这不可能,你们诬陷她!”
众大唐弟子气道:“这小子又闹了,每次都来阻扰我们捉拿妖女,大伙把他捆回大唐官府!”
南宫见他们把陈绑走,心下觉得事有蹊跷,也不便多事。而是偷偷溜进府牢之中,找到被五花大绑的陈潇然。看着他边笑边摇头道:“问世间情为何物……”
陈潇然哭笑不得:“少侠别说笑了,还请帮在下一个忙,放了在下吧。”
南宫点头:“行啊。可你得带我去找周幽,我也相信她不是凶手,但必须查明真凶。”
“这个……好吧。”
以南宫少卿的功力,帮陈潇然逃出牢狱不是难事。出了官府陈潇然便带着南宫往城中跑去,谁知陈潇然在城中不知道如何左转右转,人竟然不见踪影。
南宫少卿正踌躇间。突听一声惨叫传来,忙循声追去。就见一具尸体倒在地上,旁边站着一个美貌女子。南宫上千问道:“在下南宫少卿,姑娘。这……莫非又是蒙面人下的毒手?!”
那女子点头:“南宫少侠,小女子吕思,天庭接到大唐官府求援,命在下前来协助调查。少侠莫非也在追查此事?可惜我晚了一步,没能救得此人性命。”吕思似乎十分惋惜。
“那仙女姐姐有没有找到什么蛛丝马迹?比如一个懦弱慌张的书生或者相貌凶狠的狐狸路过?”
吕思摇头:“书生倒是没见过,狐狸嘛……”说道此处面色陡然一变:“不好!少侠听到呼叫声没有?!就在这附近,快去!”
南宫心想今日怎地这么多惨叫。忙随吕思过去见陈潇然晕倒在地,生死不知。吕思似乎发现什么,南宫连忙提醒:“姑娘,小心!”话音未落,就见一个蒙面人和吕思战在一处,百忙中吕思呼唤南宫少卿:“少侠赶紧去救那书生,我引走这蒙面人!”
南宫心中着恼陈潇然甩开自己,也没客气,照着陈潇然扇了十几巴掌。
“咳咳,呃,为什么在下的脸那么痛,哎呀,身体也好痛,那、那狐狸好凶!”陈潇然已醒了过来。
南宫心中偷乐,面上却正经问道:“脸的事就不要计较了。狐狸?你被周幽攻击了?”
陈潇然这才似乎想起什么,连忙喊道:“咳咳。不是小幽,虽然长得很像,但绝对不是小幽!”
这时身后又传来大唐弟子的叫声:“这小子真是执迷不悟,明明自己都被偷袭了!大伙上!把他绑回大唐去!”
南宫少卿心说这些大唐弟子,有事打架的时候一个人都见不着,这会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陈潇然依然大喊:“不、不!师兄。真的不是小幽,我要去找她!”
那些人根本不听他解释,向南宫拱手:“少侠,这次麻烦你了,看来周幽就是凶手,我们要去地府捉拿……”
南宫突然想起一事,问道:“对了,我们遇上一位叫吕思的天宫女弟子,说是接到你们求援前来相助的。她引开了蒙面人恐怕有危险,我们赶快去接应她吧!”
大唐弟子奇道:“天宫?求援?我们没有向天宫求援,也没有人来接应啊,少侠搞错了吧。时间不多了,我们要去地府要人了!告辞!”说罢一群人转身而去。
他们前脚刚走,后脚地府弟子就来了,见人已不在:“糟糕,晚了一步,又跑了?看来我们收到的情报没错。快追!”
南宫看陈潇然情真意切也不像胡闹之人,吕思说话前后矛盾,似乎另有内情,于是跟着地府弟子也向前追去。谁知刚走不远。就见陈潇然被一个蒙面人击倒在地。众人连忙出手救下陈潇然。忽见又一个一模一样的蒙面人出现攻向那蒙面人。没过几招,南宫一把撕下第一个蒙面人的面巾,惊讶道:“吕思?!竟然是你?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这时第二个蒙面人也撕下面巾,却是周幽。二人竟然长的一模一样,南宫少卿恍然大喊:“你们俩是双胞胎!”
吕思冷笑:“嘿嘿。竟然暴露了,那也无谓伪装了。”
周幽伤心道:“姐姐,果然是你。为什么要杀陈潇然?”
“不杀掉那傻瓜男人。你终不会甘心跟我同报父母之仇!”
周幽痛心疾首:“姐姐,何苦执迷不悟。”
双方来言去语之中招数却越来越猛,那吕思渐渐要败,只得冷哼一声:“你保护不了他一辈子!”便转身消失。
周幽回头喊道:“你们留下照顾那小子,我去追她!”。
众人连忙上前查看陈潇然伤势,刚上好药。忽见人影一闪,吕思突然出现在陈潇然背后,右手一划,似乎从陈潇然身上抽走了什么东西。待众人反应过来,陈潇然已经气息全无。大家只得向吕思逃走的方向追去。
一路人追到地府的地狱前。旁边吊死鬼的弟弟嘟嘟囔囔的说道:“还好我躲得快,不然那凶巴巴的女人冲进来,还不得死在她手里。”说完指了个方向道:“赶紧去揍她!”
众人追不多远,见到一个大鼎,上刻花纹,神圣古朴。然而里面却有黑气冒出,难道是邪恶之物?“这大鼎让人好不舒服”,南宫刚说完。就见一股黑烟飘过来将众人吞噬。南宫只觉周遭景物一变,人已不知身在何处。眼见只看到周幽呆呆的站在哪里,看着前方的几个人。
其中一人喊道:“虎兄,虎兄!你何必……”
另一人道:“这是师父的命令。大、大哥……”旁边一个女人凄厉的喊道:“夫君!夫君!吴天兵,你好狠的心肠!”
那个叫吴天兵的似有隐情,分辨道:“不,我……”
那女人仿若不闻,失魂落魄,喃喃自语:“夫君已逝,我活着也无意味!”说完已倒在地上,仿佛死去。
随后这几个人又不停的重复着之前的场景和话语。
南宫心想:这是进到什么幻境中了吧。
又听到身边周幽伤心喊道:“那、那是父亲,母亲,姐姐,我……”
“你怎么了”南宫问道:。
“姐姐是想让我记住父母是怎么死的……”,周幽神情伤心欲绝。
这时一个声音幽幽响起:“哼!你们居然也追来了,自投罗网!反正你们呆在四神鼎的幻境中迟早会灰飞烟灭。好妹妹,等你决定了姐姐再来接你……”
“可恶!竟然找不到她在何处。周姑娘我们快走吧!”
然而周幽恍若未闻,仍然喃喃自语:“父亲、母亲……被杀了,自杀了,姐姐和我……”
南宫正束手无策时,幸好听到陈潇然的声音:“小幽!我来救你了。咦,少侠。你也在这里啊”。
南宫一见陈潇然,惊奇道:“你不是死了么?唉,看来傻瓜死了也要下地狱啊?”
陈潇然不满:“谁死了?啊,我的确死了,一个叫轩辕的白衣剑客和一个普陀仙女用一块奇怪的石头救了我。轩辕正在外面和吕思打架,让我进来救小幽。”
南宫点头:“原来如此,可周幽姑娘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怎么拉走拉不走。”
陈潇然道:“按轩辕所言,这里是地府看守的神器四神鼎根据吕思过往所创造的幻影,要走出来,就要找到躲藏在这里的四神鼎的化身。应该是一个黑衣剑客。”
两人寻找多时,最后果然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一个黑衣剑客,南宫一见,笑道:“哇塞。一身黑衣这么酷,听说你是神器啊怎么还一身怨念邪气。”
那黑衣剑客阴森森的声音:“嘿嘿,神器啊……好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自从纣王小儿用我来活烹臣民之后……过去之事就算了!吕思小妞竟然让你们跑到这里来了?”
南宫问道:“是不是你唆使吕思的?”
360截图20170527110929929.jpg
黑衣剑客得意笑道:“那小妞也蛮可怜的,被杀父仇人收养,自幼在天宫受尽欺凌,得知自己的身世后,一心想报仇又打不过自己的养父。来地府找她双生妹妹后,我闻到仇恨的香味,就稍微骗骗她说:我能给她复仇的力量,她便替我乖乖的办事了!”
南宫怒道:“这么说,那些被勾走魂魄的人,全是你让吕思的人干的?”
“不错。被地藏王那小子封印久了,我需要魂魄,非常非常多的魂魄来复活。你看,多亏那小妞,我终于恢复玉树临风的造型了。”
南宫无语,一剑刺去:“该死的幕后黑手,看我拿下你!”
战了几个回合到。那四神鼎仿佛还没有恢复实力,桀桀笑道:“这个身体除了帅,逃走还很方便!各位少侠后会有期了!”
众人觉得身边景物转换,已从幻境中脱身而出,神鼎却不知去向。只见一个白衣剑客擒着吕思站在那里,点头道:“你们都出来了。”
旁边吕思不甘喊道:“放开我!你们放开我,妹妹!难道你忘记父母是怎么死的了么?”
周幽正色道:“姐姐,我们父母都是侠义之辈!你居然为一己私欲滥杀无辜。这样做即使让你报了仇,爸爸妈妈会高兴么?”
吕思张口欲言:“我、我……”
轩辕道:“姑娘。你没发觉你仇恨心过重,所以被四神鼎所迷了么?四神鼎被纣王用作烹活人之用,里面聚集的怨气过多,早已丢失了清净之气,我本想前来净化他,没想到太迟……”
吕思满脸不信之色,狂乱的摇头喊道:“我被他骗了?不可能!你们骗我!”
轩辕叹道:“姑娘你冷静点,四神鼎让你看到父母逝世时的情形倒不是假的。只是你义父他……他实在是无心之失……”
吕思声嘶力竭的哭喊着:“不要再说了!我、我……复仇无望,我就随父母而去罢了!
话音刚落,嘴角一丝鲜血留下,人已委顿倒地。
“姐姐,姐姐!”周幽伤心若狂,扑倒在吕思身边,哭喊着。
轩辕劝慰道:“唉,吕思姑娘犯下这么多的杀孽,自尽或许是最好的解脱……”
良久,周幽才止住悲泣,向轩辕问道:“轩辕少侠,接下来可是要追求四神鼎的下落?请容我助你一臂之力。”
旁边陈潇然连忙喊道:“我也一起去。”
周幽也拿他没有办法:“唉,你真是,怎么赶也不走。好吧,我也认了。”
南宫少卿大笑着也要继续四神鼎下落。然而他们却不知道,正是这四神鼎引出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三界大戏。
关键字:鼎之(1)神来之笔(3)四神(4)电脑(54)梦幻西游(1461)